巍巍一笑很倾城

#巍澜宏图★♥巍王狂澜#

【ming&kit】一切都是套路<1>

我叫kit,  从幼稚园的时候,就喜欢一名女生,那女生长

得好漂亮,简直是女神啊。

我拿好吃的去接近她,果然,我们两个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从幼稚园到中学,一直在一起,很想跟她表白,却

不敢,只能怪自己太怂了

在一次美术课外面写生时,她,居然,遇见了自己喜欢

的人

硬拉着我去那男生面前,让我给他们两人拍照,我看着

他们暧昧的看着对方,在心里鄙视,这个男的,还没有

我长得帅

后来,他们好上,经常在我面前秀恩爱,我只想说,女

神,你眼瞎吗?放着我这么帅的帅哥不要,偏要去喜欢

长得那么奇形怪状的人

吵架的时候,得亏我扮鬼脸哄女神开心,没办法,谁让

我还喜欢她

中学毕业的时候,我和几个小伙伴要来次说走就走的旅

行,我叫上她,小伙伴们聊的正开心的时候,她突然说

我们两个分手了

当时,我心里窃喜,终于又有机会了,一路上,我卯足

劲儿地逗她开心,看着笑的比菊花还要灿烂的脸,我的

心里也很开心

她和我自拍,亲我脸颊那一瞬间,我外表虽然淡定,但

内心却快要爆炸,她终于亲我了,我的女神终于亲我了

晚上,我们几个小伙伴烤着烧烤,喝着酒,玩的好狂野

我和她喝醉了,倒在帐篷的时候,我很像亲她,近了,

快要亲到了,然而,并没走什么卵用,那男的发了条短

信,她立即酒醒了

嗷!刚刚还醉的一塌糊涂,现在就这么清醒,那男的莫

非是醒酒器?

第二天,我拿着早已买好的项链,想对她表白,但那天

杀的男人,抢先了我一步,抱住了我的女神,嗷,你妹

的,赶紧送开

可想而知,我的结局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们,自己伤心地

疗伤

当我把这段感情史讲给我另外两个老铁听的时候,他们

摇摇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备胎总院是没有结果的”

嗷,忘记介绍我这两个老铁了,这两个老铁,是在我

刚失恋不久,酒吧碰上的,那个时候,我喂了我的女

神,喝的一塌糊涂

迷迷糊糊就看见前方有人在打架,想想,我那时候肯定

是在发酒疯,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加入战斗,最后光荣

“牺牲”,呸,说错了,是进了医院

就这样,我们三个成了老铁

后来,进大学报名的时候,才知道,都是在同一个学院

嗷!孽缘啊

一个老铁进了医院楼,一个老铁进了,法医楼?我嘛!

设计楼

刚进入学院,一个老铁,pha被选为校之月,我和另外

一个老铁beam成了各自学院的院之月

其实,我觉着,凭我这长相,校之月的位置,我也可以

坐的

我那两个老铁,从来这个大学开始,没有哪天是消停

的,就这样过了一年后,我的一个老铁,pha说,喜欢

上刚进来的一个大一新生,yo

我观察了下,长得小小的,好可爱,可,对方是个男孩

纸啊

只见我那老铁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真爱不分性别

嗷,好吧!

可我那老铁,自己喜欢上就算了,非要让我们两个帮他

去追,顺便去调查调查旁边那个男生是谁,是不是男朋


嗷,这让我们怎么调查

“嘿,去色诱啊”我那老铁beam想了个办法

“嗷,beam,要不你去色诱吧”

“我不行,你长得这么可爱,小小的,白白的,肉肉

的,腿短短的”

嗷!我扶额,我怎么结交了这两个坑货

【仲孟/暗恋】短篇(完结)


仲堃仪喜欢孟章,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人偷

偷的,暗恋着

暗恋,是成功的哑剧,一旦说破,就成了悲剧,仲堃仪

可不想表白没有成功,捞到最后朋友都做不了的地步

所以,他憋着,忍耐着,不管多么的喜欢,也要保持距

时间越长,就像一双无形的手,挠着痒痒,不管怎么压

制都不管用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无奈的叹口气,起身去客厅,从

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拉开易拉环喝了口,冰凉的触感顺

着喉咙到达食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到

吃安眠药都不管用的地步

翻着手机里的相册,那人笑得如此灿烂,他伸出手,摸

上那人的眉,那人的眼,那人的鼻子,那人的嘴唇

然后,对着那嘴唇吻了上去

疯了,自己真的,彻底的疯了

又喝了好几灌啤酒,迷迷糊糊的,头靠在沙发就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梦见他对孟章表白了,两人闹到不欢而散

的地步,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被门外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时候,他庆幸这只是一场梦

,他和孟章还是朋友

揉着凌乱的头发去开门,门外的孟章正傻兮兮对着他微

“我在门外敲了这么久的门,你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

仲堃仪没有接话,只是给他倒了杯水

“今天怎么一大早就过来找我?”

“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孟章一脸兴奋

仲堃仪只是摇头,看着孟章

“国庆啊!我们一起去旅游”

看着那人兴奋的手舞足蹈,仲堃仪在心里说了句傻瓜

“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嗯!”点点头,“不过,你吃早餐了吗?”

说到早餐,孟章可是天一亮就往这里跑,哪来得及吃,

这会儿,饿了

“没有!”揉揉肚子,“走的太急,忘了”

仲堃仪起身去厨房,开始做早餐 ,简单的烤了几块面包

,剪了两份鸡蛋,熬了一锅瘦肉粥

孟章一边吃,一边夸赞仲堃仪的手艺

“以后谁跟你在一起,那人真幸福”

仲堃仪温柔的看着,那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国庆,旅游的人很多,到处人山人海,孟章垮下脸

“早知道就不出来旅游了”

仲堃仪牵住他的手,以防被人流冲开

他在想,暗恋,其实挺好,可以用这个身份,待在他的

身边

                                                 _end

【仲孟/互换】(二)


“彭,王上,您能不要这么看着微臣吗?微臣觉着,心有点慌”熊梓淇擦擦额头的汗水
孟章醒后,熊梓淇跟他解释了自己并不是仲堃仪,仲堃仪只是自己在剧中的名字,但,孟章什么话都不说,好好的看了他半个多小时
“仲爱卿还是像以前般,这么会欺骗本王”孟章终于不再看熊梓淇,低下头看了看身上奇怪的着装,“你已经得到了一切,还想怎么样?”
熊梓淇快崩溃了
“呵!也罢,反正本王现在已经是你的阶下囚”
“……”彭彭,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另一边的彭昱畅何尝不崩溃,现在在他身边的,可是“毒死”孟章的人,而他现在就是孟章,那,不就等于自己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天啊撸
“王上,这个国家,微臣已经保住,三大世家也被连根拔起,以后,您不必再忍耐”
“仲,仲爱卿啊!”彭昱畅说话有点抖,他害怕啊,“既,既然你已经保住,那,本王就,就安心躺在里面了”说完,转身要重回棺材里,他宁愿躺在里面,也不愿面对仲堃仪,棺材和仲堃仪,还是仲堃仪恐怖
“王上”仲堃仪从身后抱住,“这次,微臣不会再走错路”
“其,其实吧!我不是孟章,孟章只是我戏中的名字”彭昱畅尝试的跟他解释
“微臣不管,你就是孟章,你,就是微臣一个人的王”仲堃仪说完,整个脸埋进彭昱畅的肩窝处,贪婪的呼吸着怀里人的气息
“……”
熊梓淇很头疼,不论怎么跟孟章解释,对方都不相信,他咬咬牙,把手机里,自拍的相片找出来
孟章看了后,愣了半响
“你,真的不是他?”
说不清什么情绪,只是觉着,有点失落,失落什么呢?大概就是眼前这人,不是他吧!
“嗯!”熊梓淇点点头,终于解释清楚了
“那本王,这是在哪里?”
“这里啊!这里是我家,王上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孟章看着熊梓淇,眼前闪过仲堃仪的脸
在密室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彭昱畅肚子饿了
“仲爱卿啊!本王肚子有点饿”
“臣,这就吩咐下人准备”
“嗯!那快去吧!”
“王上,这边请”
也许是因为饥饿的原因,彭昱畅刚往前走了一步,险些摔倒,还没有来得及站稳,整个人被凌空抱起,吓得彭昱畅条件反射双手搂住仲堃仪的脖子
“王上,请恕臣无礼”仲堃仪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人,温柔地一笑
不管眼前的是不是孟章,他仲堃仪都要牢牢把握,这一次,绝不会让他离开自己身边




【仲孟/互换】(一)

孟章躺于床上,想着仲堃仪刚刚对自己说的一番话,心早已如死灰,自己这么信任,于自己是个特殊存在的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多可笑,忍了一辈子,最后,居然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
又一阵剧烈的咳嗽,鲜血毅然落于掌中
呵!冷笑声
孟章觉着自己这一生,活的竟如此失败,也罢也罢!就这么去了也好
缓缓的闭上双眼
仲堃仪第二天去看孟章时,孟章早已气息全无,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挖了口,疼,疼的他喘不过气
颤抖的伸出手,抚上早已冷却的脸,他知道,这个待他特殊的人,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曾经做的一切,是不是对的,如果,他自己不这么做,是不是,孟章还能继续像以前般,忍耐着三大世家,不管自己提出任何建议都毫不犹豫接受
可,这一切,已为时已晚
抱着冰冷的躯体,仲堃仪后悔莫及
可,后悔莫及又有什么用,一些事,一些人,一旦错过,便是永恒
今天熊梓淇的新戏杀青,熊梓淇约了彭昱畅两人去饭馆大吃了一顿,喝了不少的酒,然后,回到了住处,又继续喝
“终于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睡啥觉,明天我好不容易休息,去爬山”
“爬山?”熊梓淇摇摇头,“我宁愿睡觉”
彭昱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儿,“熊老师,我说您老,能不能养养生?”
“彭彭,睡觉也是养生的一种,你落伍了”熊梓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就睡吧!”彭昱畅喝了口酒,拿出手机,“看来,我应该改改通讯录了!”
“干嘛改啊?”
彭昱畅抬头,“把某些人删了”
熊梓淇赶忙从他手里把手机抢过
“别啊!你可不要一言不合就删通讯录,我明天去不行吗?”
彭昱畅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大清早的,熊梓淇就被彭昱畅叫醒去爬山,虽说不愿意,但,还是去了
别说,山上的空气就是清新,还有一条小溪,两人在水里打闹
彭昱畅感觉头有点晕,靠在一块大石头边缓缓,却不想,一双无形的手,把自己的灵魂强行从身体里剥离,他想叫,但没有用
越来越快的漩涡,让他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周围一片黑暗,伸出手,向四周摸了摸,好像摸到什么东西,使劲往前面一推,终于不再黑暗
起身,才发现,这不是棺材吗?
慢慢的往下爬,终于安全落地,彭昱畅呼了口气
奇怪,自己怎么感觉好累,他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弱的啊,这头发,怎么变的这么长了
一边刚进来的仲堃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王上,死而复生了
感受到炙热的眼光,彭昱畅抬起头,嘴巴顿时张大
“熊老师,你这是在玩cospiay吗?”
“王上!”颤抖的喊出,仲堃仪害怕这只是一场梦
“王上?熊老师,你不会还沉浸在我们上部戏中,没有出来吧!”
看着眼前的人,仲堃仪红了眼眶,几大步上前,狠狠抱住
“放,放开,你快勒死我了”彭昱畅挣扎
“不,从现在起,微臣,再也不会放手”
彭昱畅陷入恐慌中,他,这不会是穿越了吧!
“仲爱卿?”试探性的叫了声儿
“微臣在”
这下,彭昱畅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当初刺客列传杀青时,他有一小段时间看见熊梓淇就恨,不为别的,只为他在剧中“毒死”自己,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可是货真价实的“仲堃仪”啊!
熊梓淇看彭昱畅还靠在石头边,走过去,轻轻摇了摇他的肩
“彭彭,彭彭,醒醒”
孟章睁开眼,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彭彭”
“仲爱卿?”孟章看见熊梓淇,冷笑声
“彭彭,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叫我上部戏的名字?”熊梓淇一脸担心的看他
“本王,不需要你的假关心”孟章冷下脸
熊梓淇看孟章这样,完全就跟戏里的王上一样,没有丝毫的开玩笑
他突然感觉自己全都不好了,戏里他谋害了孟章,可那终究是戏里,这下可好,戏里的孟章成了真,那他这个假的“仲堃仪”可就惨了

《仪章情歌》仲堃仪✘孟章

        01
孟章天生就身子骨不好,从小到大就抱着药罐子,中药和西药也吃了很多,就是不见好,家里人没办法,到处找偏方,还别说,真找到一个,那老头60多岁,一身的仙风道骨,留了道偏方,抬腿就走
还别说,挺管用,只是,这偏方,挺古怪,用动物的血生饮,不管是何动物,都行,每天都要喝三次,而且,必须一口喝完,期间不需停歇,喝完,用热水泡上三个小时,每天如此,虽然说,他的身体不完全好,但比起天天吃药来说还是不错的了,这偏方,一直维持到他上高中,就断了,他可不想再喝那可怕的鲜血
“孟章,去打球不?” 孟章摇摇头,“去打球?还不如一边吃辣条,一边吹空调” 教室里,全都是爱学习的,只有他一人,趴在桌上,一边吃着刚从同桌那里搜刮来的辣条,一边享受着教室里的空调
上课铃响了,辣条刚好吃完,把包装袋塞进同桌的书包里,开始装模作样的听课
同桌刚打完球,一身的汗,孟章嫌弃的捂住鼻子,把抽屉里的书,拿出来,放在中间,直到堆的跟座小山丘似的才满足
“同学们,让我们欢迎新同学”
哎,新同学?孟章看了看,一身跟泥巴色有的一拼的衣服,不知道学习好不好?说不定,还可以抱抱大腿
抱着这样的想法,孟章去泡?去结识仲堃仪
“同学,叫什么啊?”
“仲堃仪”回答完,仲堃仪抬起头
“我叫孟章”
仲堃仪笑了笑,“你好!”
第一次月考,仲堃仪就考了全班的第一,孟章打着小算盘,自己是个学渣,如果,跟他做同桌,以后,作业神马的都不是浮云,屁颠屁颠跑到办公室跟老师说完后,搬着自己的东西,挪到仲堃仪的桌上 “以后是同桌,请多多关照,这是我贿赂你的”说着,往他桌上,放了一袋子的辣条
果然不负孟章所望,有一个学霸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作业有人做,考试也不用担心,他的人生啊!完美
学校举行篮球比赛,仲堃仪自然要参与,上半场的时候,赢了,可到下半场,对方故意伸脚,仲堃仪被绊倒在地,膝盖被蹭破了皮,流了好多血
孟章赶忙跑到他身边,他的学霸男神可不能有事 搀扶着去了校医室,消毒,擦药,幸好 血已经止住,韧带拉伤,休息一两个月就能回复
看着仲堃仪右腿裹着石膏,孟章愤愤不平要找故意绊倒他的人算账
仲堃仪拦住,“算了!”
孟章还在那低着头,一边指着受伤的脚,一边骂着
仲堃仪看着他,失了神
自从仲堃仪脚受伤,孟章就鞍前马后,不为别的,你想啊!要是他学霸男神倒下,他这个学渣怎么办?
又是送补品,又是当人肉拐杖,孟章可谓是尽心尽力
这天,刚送到仲堃仪家门口,倾盆大雨哗哗哗的就开始下
仲堃仪看这雨的架势,肯定要得下会儿,便开口让孟章进去避避雨
孟章第一次来仲堃仪家,这里看那里看的
“哎!方方土,你家装修很好”
方方土是孟章给仲堃仪取的外号,说是,他的名字太拗口,方方土念着顺点,仲堃仪就任由他叫
等到天黑,外面的雨,不见停,反而越下越大,孟章准备冒着大雨冲回家
“我家还有空余的床,这雨恐怕要得下到明天才会晴”
孟章跟家里人说明情况后,望着仲堃仪
“你饿不?”
仲堃仪摸摸肚子,点点头
“你这里有什么吃的?”
“好像有点食材,你会做饭吗?”
孟章打开冰箱,里面有几个鸡蛋还有颗白菜,卷卷袖子
“作菜有什么难的,看我跟你留一手”
于是,仲堃仪放心的把厨房给了孟章
一个多小时后
仲堃仪看着盘子里就像打了马赛克的食物问,“这是?”
“我自创的鸡蛋白菜糊糊面”
“……”
“尝尝”
看着孟章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仲堃仪只能硬着头皮尝了口
果然,他错了
这东西看着难看,吃起来,居然……
能毒死人


果然,孟章和仲堃仪被我写崩了😭😭😭

【逸真/九州天空城】不溯(二)

老衲又来了,文笔依旧渣!

02
倒了半个月的夜香,羽还真受不了了,一身都是夜香的气味,他来皇宫目的赚钱不是倒夜香,身为一国之君,竟如此小气,看来,自己该另谋出路
“陛下,淮安遭受干旱,百姓民不聊生”
“有多严重?”风天逸斜靠龙椅之上,手指勾住自己垂于两边的发
“许多百姓没有收成,饿死的不在少数”
风天逸直起身子,走向正在进谏的老臣,“你说,朕需要拨款几万两?”
老臣急忙跪下,“启禀陛下,老臣以为,需拨纹银90万两,方可解决这次淮安干旱问题”
“哦!90万两?你确定就能解决此事吗?”
“老臣保证”
“好!”风天逸重新坐会龙椅,“就照爱卿的话办,退朝”
虽说,刚进入秋季,但,夜晚和早晨开始有丝凉气,风天逸想去看看羽还真,进入院子时,就看见羽还真弯着身子,手里拿着把锄头,往墙上挖着
“在这里挖洞,风天逸应该看不出来吧!说不定会以为是个狗洞,哈哈,我果然聪明”
就在羽还真得意洋洋以为风天逸不会发现之时,他感觉,有股凉意逼近
“你说,私自破坏皇宫里的东西,该如何处罚?”
羽还真慢慢转过头,果不其然的看见那张笑得妩媚的脸,他在心里替自己默哀
“陛,陛下!”
蹲下身,看着墙上被挖空的一个大洞,风天逸嘲笑
“这狗得长多大,才需要挖这么大的狗洞,连人都钻的出去”
“我真的错了!”
“夜香是不是太少了,所以,你才有时间来挖洞?”风天逸捏住他的下巴,“以后,夜香还是分早上和晚上两次,这样,你就没有时间挖洞了吧?”
羽还真内心是崩溃的,“陛下,可以讨价还价吗?”
“你觉着呢?”
看看风天逸,羽还真摇摇头,“好像不可以”
“好了,乖乖倒夜香,洗夜香桶,这样,才有银子”拍拍他的脸,风天逸转身就走
剩下羽还真倒地不起,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子,往风天逸的地方扔去



【逸真/九州天空城】不溯(一)

文笔不行,但这么带感的cp,老衲控制不住内心的少女心啊!
内容跟剧情不一样!别问老衲为什么

 
01
风天逸虽为一个陛下,但,没有人从内心真正的尊重他,因为,母亲是个身份低微的贱婢,生下他后,就上吊自杀,留下刚刚出生不久的风天逸留在偌大的皇宫,遭受着白眼和嘲笑,辛亏还有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对他很好,让他搬去和自己住,好景不长,那妃子因为对他好,得罪了另一个妃子,不受宠的妃子被毒死,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被害死,在那个时候,他发誓,自己要变强大,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对自己好的人倒在眼前,所以,他拼命的学习治国之道和武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越来越强,比其他皇子更出众,这,长相,也是越来越妖孽,把当今皇上毒死后,他稳坐皇位
坐的越高,越孤单,没有一个可以真心对待,历来哪个皇帝不孤寂
可,自从风天逸从街上捡回羽还真后,似乎变得有点热闹
要问风天逸是怎么从街上捡回羽还真,这事儿,还得从前几天说起,那天,风天逸正从祭坛上回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人跪在他轿子面前,哀求说要坐他的贴身侍卫,风天逸下轿,蹲下,手捏住那人的下巴
“抬起头来”
羽还真抬起头,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
风天逸皱着眉看着,嫌弃万分
“你知不知道,惊扰圣驾是何等罪名?”
羽还真点点头
“那你不怕杀头?”
羽还真点点头,后又摇摇头,“怕又不怕”
“朕刚刚在轿子里,好像听说你想当朕的贴身侍卫,可有此事?”
“嗯!”
“为何?”风天逸好笑的看着
“因为,草民仰慕皇上威望已久,像皇上这么高大威猛……”
还没等说完,风天逸挥挥手,“撒谎,来人,拖下去”
说着,来了两个侍卫,要把羽还真拖下去,羽还真努力挣脱
“皇上,草民说实话,其实,是,草民只会武功,听说在皇宫赚钱不累,钱也赚的多,就……”
风天逸看了他良久,后,邪魅一笑,“朕就让你看看,在皇宫赚钱到底累不累?”
羽还真跟在轿子后面,美滋滋的在心里盘算着,过几年说不定就能盖的起房子,娶一个漂亮的娘子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错误的,风天逸安排他去倒夜香,还要让他把每个装夜香的桶洗干净,羽还真咬牙切齿的怒骂
“风天逸你真不是人”
风天逸转过头,“你说什么?”
羽还真笑嘻嘻的摇头,“草民是说,皇上真伟大”


【九王×杨严】#小段子#元宵佳节

今天是正月十四,明天正好是元宵,家家都是灯火通明,杨严提着一个大红灯笼,去找齐翰,只见,府内冷清一片,凉亭里,桌上和地上散落着酒壶
齐翰坐在地上手上拿着酒杯,酒壶早已歪斜,点点酒渍滴落于地 “九哥!” 抬起醉眼朦胧的双眼,对杨严招招手,“杨严,陪九哥喝酒”
大红灯笼被扔在地,杨严皱着眉,盘腿坐于地,接过递过来的酒壶,一口气喝了半壶
“九哥,你还是不能释怀吗?”
自从,张芃芃嫁给齐晟后,九哥一直借酒消愁,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还这样,杨严难过的又往自己嘴里灌
齐翰没有回答,杨严也没再开口,你一口我一口的,一边听着外面的爆竹声,一边喝着酒
杨严其实酒量不行,每次喝,都只是一杯,可,今日,心里堵的慌,就这样,他喝醉了 脸颊通红,眼前的景物已变成好几个倒影
相对于杨严来说,齐翰其实只是半醉,酒量比他要好很多,现如今看杨严这副模样,他知道,杨严喝醉了,第一次看见杨严醉的模样
按住还要去拿酒壶的手 ,“杨严,你喝醉了”
“九哥,我没醉”杨严大着舌头,努力的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九哥,你怎么变成三个了?”
看他醉着厉害,齐翰吩咐下人去煮醒酒汤,然后,扶着杨严起身
杨严想好好看清楚齐翰,可怎么看也看不清楚,伸手在齐翰的头上拍了拍
“九哥,你别动,我晕”
齐翰哭笑不得,没想到杨严醉酒后,这么可爱,原本脑子里都是张芃芃的身影,现在,全都换成了杨严
“九,九哥,忘了女神姐姐好不好?她那么对你,不遵守承诺,我就不一样,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追随于你,大逆不道,放火杀人也好,精忠报国,安分守己也罢,我杨严,这辈子,赖定九哥了”
听着杨严这一番话,齐翰想到,原先,他也是这样跟张芃芃说的,可,她还是背叛了他,投身到另一个男人怀里,而,杨严,这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一直被自己当成是弟弟的人,从以前,到现在,依旧在他身边,对自己不离不弃,普天之下,只有一个杨严对自己是真的好
“呕”刚说完一番话,胃里只觉翻江倒海,对着齐翰那白衣就开始呕吐
“……”
喝完醒酒汤,再睡上一觉,已是第二天下午,杨严只觉头好似炸了般的
齐翰进来,就看见杨严正拿自己的头撞墙,疾步赶紧让他停下
“杨严,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杨严哭丧个脸,“头疼”
“区区一个宿醉,你犯的着拿自己的头撞墙吗?”齐翰白了他一眼,递过汤水
“九哥,这是什么?黑黑的?”杨严一脸嫌弃
“不喝我倒了”假装要把它倒掉
杨严急忙往自己嘴里倒,喝罢,咂咂嘴,“好甜,怎么有股桂花的味道?”
齐翰让下人取走汤药,“走了”
“去哪儿?”
“过元宵,不去,我去了”
“哎,九哥,等等我”杨严连忙起身,手上拿着鞋子光着脚去追齐翰,“能吃了汤圆走吗,肚子饿”
最后,两人的元宵节是在厨房里过的
“九哥,是这样捏,不是这样捏”
桌上,都是些面粉,还有些不成型的汤圆,两人脸上和身上也到处是为了捏汤圆而洒落的面粉
只见齐翰苦恼的拿着自己的“败作”,看着杨严捏的汤圆,各个都是圆圆的
“九哥,没想到你有这么笨的时候”杨严一边得意的揉着汤圆,一边喜滋滋的说
齐翰一听,这小子,居然敢看不起他九哥,伸手,弄了一大团面粉糊在杨严的脸上
“这就是你看不起九哥的表现”
杨严表示,九哥,能别这么孩子气吗?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
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暮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于朦胧×郭俊辰】小段子 # 乡村恋爱史


这,只是一个有点莫名其妙的脑洞,请原谅我突发神经

郭俊辰8岁的时候,被人贩子用一块桂花糕拐了去,卖给一处偏僻的小乡村,刚开始,他逃跑过,可,每次都被抓住,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后来,这家人对他还算不错,只要他不想着逃跑,他们就会给他吃好吃的,买很多的新衣服,郭俊辰想着,反正以前的家,又穷,对他也没有多好,就这样,他就安安心心的在这个家住下,到了他13岁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个人,那人叫于朦胧,比他大五岁,长得那叫一个萌,经过了解,才明白,于朦胧也是被人贩子拐来的,两人身世相同,抱作一团
于朦胧22岁的时候,被强迫要娶村上的小花,那小花长得虎背熊腰,那家人急于抱孙子,于朦胧被逼的没办法,只能同意
到了结婚那日,村上的人上上下下都来做客,小孩儿偷瞄着新娘,老人们摇头叹息,这么俊俏的小伙,就这样毁了,可,他们等了好久,也没有见新娘和新郎,正在疑惑时,只听一声
“不好,新郎跑了!”
全村的人出动,去找新郎,另一边
“朦朦哥!我们这算私奔吗?”
于朦胧牵过郭俊辰的手,十指相扣,“不,你这算抢婚”

【九王×杨严】白头吟(八)

安荞经常出入杨府,这俗话说的好,日久生情,可,那杨严,每次都对她爱理不理,整天把齐翰挂在嘴边,九王,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才艺双全,每次听的她想暴跳如雷,但不得不装作温柔贤淑的模样
“娘,你说我该怎么做?”
枫净绾冷笑声,“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只要你经常出现在他身边,还有好好打扮,勾引勾引,就凭你这姿色,我就不相信那杨严不上钩,这男人,会不会心甘情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就看这个女人怎么做?你没看见我是怎么把你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吗?虽说,我身为三房,又只生下你,可你爹照样听我的”
安荞点点头,“哼!我就不相信,杨严,我会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
正在吃桂花糕的杨严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过几日就是九哥的生辰,他要想个好点的礼物,送什么好呢?
“启禀九王,太子殿下来了”
正在种植玉兰的齐翰抬起头,只见齐晟一身黑色锦袍,胸前绣着一只金黄鲤鱼
“九弟好兴致”
“哪里!什么风把太子吹来了?”齐翰把手中的锄头拿给下人,“来人,给太子看茶”
“怎么,不欢迎本太子来?”
“欢不欢迎,太子也来了,请坐”
齐晟坐下,喝了口茶,“难道本太子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九弟吗?”
“对于太子突然光临本王的府邸,只是惊讶而已”
齐晟看向刚刚齐翰种下的玉兰,“九弟什么时候喜欢种植一些女人喜欢的玩意儿了?”
“院子太冷清,又闲的无聊”
“你与杨严关系密切,按照他的性子,你这院子不应该冷清才对”
齐翰抬着茶杯的手,顿了下,“本王和杨严从小一起玩到大,杨严爱玩,也不是经常来本王府邸,太子此次前来,不会是专门来问本王和杨严的关系吧!”
“本太子听说,安尚书的千金安荞倾慕于杨严,太后打算下旨,让两人成亲,不过,就是不知道杨严是怎么想的,你与杨严关系甚好,所以本太子来问问”
“原来,太子是来做媒人来了!”齐翰皮笑肉不笑的,“他已好久没有来本王府邸,所以,本王也不知”
齐翰没有说假话,杨严已有一段日子没有来找他了
齐晟坐了回儿,就起身离开
“太子慢走!”
等齐晟走后,齐翰皱着眉,“那安荞近日可还去杨府?”
“嗯!每天准时准点,以前杨公子不怎么搭理,可,最近天天与安荞在一块,有说有笑”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
宋启明抱抱拳,退下,留下齐翰捏紧手中的茶杯
“你看看,那安荞小姐与杨公子,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对啊!对啊!”
安荞听着丫鬟的窃窃私语,心中开心的不得了,她还以为,杨严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没想到,这没过几天,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你来了,快快,这线怎么弄,我弄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杨严把手中的荷包拿给安荞
安荞接过,手把手的交,时不时将身体靠在他的身上,杨严目不转睛的看着,对于安荞的举动,完全不放在心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杨严好久没有去找齐翰,只是关在自己的屋里,不知在做些什么
子时,夜深人静,杨严偷偷摸摸进入到齐翰的睡房,蹑手蹑脚的不发出一丝声响,刚摸到床边,自己就被压在床上,脖子被人捏住
“谁?”
齐翰扯过杨严脸上的面巾,“杨严?!”
“九,九哥,咳咳”杨严使劲咳着嗽,“我都快被你掐死了”
“这么晚,偷偷摸摸的”齐翰点亮了灯
“九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
“你的生辰啊!我特意想给你个惊喜”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齐翰翻了个白眼
“九哥”杨严拿出绣好的香囊,“给!我亲手绣的”
齐翰拿过,白色的布袋,上面歪歪扭扭的绣着齐翰的名字,布袋的口子用一根五彩的线拴着,他扯开,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说淡也不淡,说浓也不浓,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瓣,香草
“你这几天就是为了这个?”
“嗯嗯!九哥,你喜欢吗?”杨严小心翼翼的问
齐翰把香囊系在自己的腰间,“喜欢”
“这花瓣和香草,我可是亲自找的,就怕九哥不喜欢”
“没有人记住我的生辰,就你每年变着花样的送贺礼,不管你送什么给九哥,九哥都很喜欢”
“这是当然,九哥是最重要的人”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齐翰看着杨严眼眶黝黑,大大的黑眼圈都快掉到脸上,“是不是没有好好睡觉?”
“我想每年送不同的礼物给九哥”
“快回去睡觉”
杨严站起身,走向齐翰的床铺,“九哥!熬不住了”说完,栽倒就睡
等齐翰走过去,杨严早已打着呼,睡着正香,齐翰把他的鞋子脱了,再盖好被子掖好被角,轻轻的关上房门
摸着腰间的香囊,齐翰觉着,这些天莫名其妙的情绪,在看到杨严和香囊时,一扫而空,取代的是满满的开心和幸福,看来,他和安荞比,还是他最重要!不过,这香囊,的确丑了点
宋启明看着齐翰的背影摇头,“前段日子还愁眉苦脸,今儿这是怎么了?”
“这就不懂了吧!”巧臣敲敲他的头,“那是因为,前段时间,杨将军没有来”
“那他今天也没有来啊?”
“那是你笨,今天是我们主子的生辰,你想。他会不来吗?”
宋启明点点头,“我就说,九王,今天怎么那么高兴”
“我觉着,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
“有一腿?!哎!你别走!有一腿是什么意思”宋启明急忙去追巧臣,他表示很混乱,杨将军和九王,不是兄弟吗?还有,这有一腿是何意?